大一总结

前言

本文原作为视频拍摄文案,但因视频拍摄另有计划,故在此另存新档。

正文


这是我的大一总结。
初入西大,首先被西大的台阶吓到。在前往宿舍的路途上,本暗自窃喜自己的好运,宿舍分配到了一楼,但一路上各种台阶让我感到了一丝不安。

结果,
当筋疲力竭抵达宿舍门口时,看到了宿舍前的数字。我想,这就是重庆吧。

看到宿舍环境,便又开始感叹,这就是百年老校的独特魅力吗。从桌子到床,从阳台到洗手间,无一不散发着其独有的年代气息。我先是惊讶于西大怎如此仁慈能让我们和历史上的学长们有机会产生跨越时空的联系,随后便想通了,这就是教育学的特别待遇,只有艰苦的环境才能造就一流的人才。我想,这就是西大吧。

紧接着,便是感受到了教育学部的浓厚氛围,部长发表的《保研率声明》先是让我一惊,看来我已经半只脚迈入了研究生的大门,在考研环境如此激烈的情况下,这是从未想过的轻松。但随着每位老师的再三强调,教育学专业不读研就没工作,读了研也没好工作,所以读博是教育学的唯一出路。我想,这就是教育学吧。

大一上,令我印象最深的当属《国学经典》这门课程,倪老师博古通今的知识储备令我汗颜,也是他让我延续了高三上课睡觉的良好习惯,在此衷心感谢。最后的期末考核,我凭借着知网成功取得了良好成绩,我想,这研究生还是不上了吧。
寒假,像所有放假前的学生一样,我早已在脑海中规划了许多伟大宏图,当然,结果也和所有放假后归来的学生一样,
“哎,真可惜,差点就要完成了”。我想,我改做点改变了吧。
疫情让我对时间的感知变得不再敏感,我对大一下的记忆也变得模糊,在键盘敲下这些文字时,已经是大一期末了。

大一下我又干了些什么?

能够发现自己,从每一件事。身处信息高速传播的现代社会,我也无疑产生了知识焦虑,在看视频时常常是两倍速后仍会长按屏幕,渴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到足够多的资讯。那么,这是一件好事吗?显然,我内心是对此感到排斥的,而我常常倍速屏幕的原因,是因为我认为某些视频本可以不用视频的形式呈现,以图文方式呈现无疑是最佳之选,我也无疑在倍速屏幕时只盯着屏幕看而忽视了视频画面(事实上,大部分视频呈现方式都不那么吸引人,也不是那么中重要,常常展示的也是一些无关画面)。我也常常思考,竟然已经选择了视频的方式,何不让画面更加有趣些?

显然,目前大部分视频的画面并不是那么的有意义,这就算是为我看视频时常常倍速的辩解吧。

去尝试,去接受

常常打开手机,什么也不干,只是盯着手机屏幕,又或是熟练的重复打开某些软件,去接受大概率毫无用处的信息,让自己的时间消耗的心安理得些。

应当去尝试吧,别被网上所谓的大一考研准备论所困扰,也别相信那些学生工作都是毫无用处的论调,去选择,去参与,和他人结识,交换彼此的故事。

应当去接受吧,某些不可预料的事情,又或是排斥、觉得无聊的事情,既然已经无法避免,不如去做到自己的最好,无论怎样,事后回忆起,可以无愧的说,我没有浪费这段生命,我在勇敢的生活。

大学是一场骗局,毕业照是受害人的合影

恰逢毕业季,看到了许多人,穿着好像是只能毕业穿的特殊服装,在学校门前,台阶上,广告牌前,留下自己的痕迹,这其中或开怀大笑,或热泪盈眶,不知道,毕业后的他们将走向何方,是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还是开始为工作奉献生命,是盲目的走完一生,还是去追逐理想和光。
走在路上,望着他们,不禁落泪,这是他们的故事。
或许,这也是我的故事。

我懂我什么都不懂

或许还是处在象牙塔中,又或许已经看过过多社会的残酷,我对未来仍是盲目的、迷茫的、毫无头绪的。

多抬头看看吧,如果能看到星星的话,也请知晓,此刻,你在此处。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Leave A Comment

Related Posts